广联达(002410.CN)

盈建科拟创业板注册制抢先上市 主营乏力、科研优势未显或成障碍

时间:20-07-11 19:10    来源:和讯

红周刊记者 | 周月明

与大多数公司的财务结构不同的是,盈建科没有存货,采购金额也非常少,其大多数成本集中在人的身上,研发人才是其最核心的资源。然而梳理该公司相关资料可发现,其研发投入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比却有一定差距,而更重要的是,其拥有的知识产权还存在诉讼的风险。

在32家欲以注册制方式登陆创业板的IPO公司中,有一家公司叫北京盈建科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其主营业务是开发和销售建筑结构设计类软件。与大多数公司的财务结构不同的是,盈建科没有存货,采购金额也非常少,其大多数成本集中在人的身上,研发人才是其最核心的资源。

然而细看盈建科的研发能力,以及其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情况可发现,其研发核心竞争力似乎并不太占优势,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远远不及同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此外,盈建科的货币资金占资产比例尤其高,其资金分配是否合理也让人怀疑,与此同时,采购方面的相关数据也存在矛盾,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

成长空间有隐忧

盈建科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营收和业绩在报告期内(2017年至2019年)一直是持续增长的。其中,营业收入分别实现了1.09亿元、1.39亿元和1.72亿元,同比增长35.27%、28.23%和23.23%;归母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实现了3813万元、5176万元和6588万元,同比增长46.88%、35.73%和27.28%。从这组数据可看出,公司在业绩不断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同比增速是在不断下滑中。

查看盈建科产品结构,可发现其软件销售是主要的营收来源,2018年以前,基本占到99%左右,直到2019年,因突然新增的一项大版本升级服务费,为公司的营收带来了2816万元收入,占总营收的16%。那么,大版本升级这项业务是否有持续性?

就招股说明书来看,公司自2010年设立以来,总共推出了2次大版本升级,一次是在2019年5月20日,一次则是在2020年5月,要知道,在2019年之前长达9年时间里,公司没有进行过一次大版本升级,为何到了2019年之后开始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大版本升级?这是否会成为公司长期固定业务?对此疑问,是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的,毕竟一次大版本升级服务就会收取软件价格15%的费用,而在2019年就有755家客户进行了收费升级,如果此项业务能够持续的话,则是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

截至目前,公司虽然有客户4100余家,但还有多少客户需要升级,升级一次能维持多久,若频繁升级是否会有客户会因此放弃使用公司软件等不确定因素的存在,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其升级业务的发展。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若没有大版本升级业务出现,则公司的营业收入就只有约1.44亿元,相较上一年营收仅新增了3%,增长态势已经十分乏力。

除了新业务能否具有持续性问题外,盈建科传统的软件销售业务的成长空间如何也是有一些疑问的。公司在招股说明书称,2017年至2019年,公司当期增购的客户数量分别为448家、536家、738家,而截至目前共有4100多家客户,若就此数据推算的话,2017年至2019年,其客户分别约有2826家、3362家和4100家,同期软件销售收入分别为1.08亿元、1.38亿元和1.41亿元,那么2017年至2019年,平均每个客户的销售单价分别为3.82万元、4.1万元、3.4万元,如此数据变化是否意味着公司产品的竞争力已经在下滑?而且如果未来新增客户减少,销售单价又进一步降低,是否会影响到业绩同样是令人疑问的。

当然,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内容来看,公司对未来的客户空间还是较为乐观的,称“2018年末全国工程勘察设计企业共2.31万家,而公司至今拥有客户4100余家,依然有较大的新客户拓展空间”。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招股说明书也披露了2018年全国工程勘察设计企业已经比上一年同比减少了6.35%,而在2.31万家企业中,还有多少已经使用了竞争对手的软件情况也不可知。如此情况下,公司对未来乐观的预期还是有些让人担忧的。

核心研发能力并不具优势

除了成长空间存在一些隐忧之外,盈建科的研发水平也是一直以来备受多方质疑的。作为一家靠研发、靠技术“吃饭”的公司,2017年至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758.2万元、2168.76万元和2764.7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6.19%、15.57%和16.11%,与此同时,其同行业可比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研发投入水平都比盈建科要高好几个百分点,比如2018年,可比公司中的斯维尔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虽然最低,但也有21.9%,这一数据比盈建科的15.57%要高出约5个百分点;2019年,斯维尔研发投入比例达到了20.79%,而盈建科同期只有16.11%。由此可见,可比公司中研发投入比例最低的公司尚且比盈建科还要高出许多,更别提研发投入占比约为30%的广联达(002410)(002410,股吧)(建筑软件类上市公司)与公司的差距了。作为一家以研发为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在研发投入上还如此不太“走心”,显然也是令人担忧的。

除了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远低于同行业公司之外,从软件著作权看,盈建科也不占优势。截至2019年,同行业上市公司广联达软件著作权已达786项,而同期盈建科只有56项。即使目前已经从新三板退市的同行业公司探索者,2018年时的软件著作权就已达到53项;同样从新三板退市的浩辰软件,2018年上半年软件著作权也达到了170多项。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说明书披露,这些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大多比盈建科要高,如此情况反映出盈建科在研发上相较同行业可比公司是不够积极的。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盈建科曾以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为由被告上法庭,原告为建研科技及其子公司构力科技,涉案金额高达4956万元,是盈建科2016年净利润的近2倍。要知道的是,建研科技是盈建科实控人以及创始人陈岱林的前东家,此番与建研科技打起官司,是否暗示盈建科的知识产权、研发水平真的存在问题?更令人云里雾里的是,这项官司在两周后就撤诉了,而具体撤诉原因却未公布,盈建科仅在2019年3月发布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用“经协商”三个字解释了撤诉原因,那么具体协商了什么?三方显得语焉不详。在最新版招股说明书中,盈建科提到知识产权风险时也提到了这一点,并称“未来不排除同业企业以知识产权为由引发诉讼风险的可能性”。

若查看盈建科的资产结构,可发现其主要资产基本就集中在货币资金、应收账款以及其他应收账款上。而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货币资金占总资产比例已高达70%以上,分别为9887万元、1.27亿元和1.7亿元。按理说,手上有这么多现金应该是不缺钱的,但此番盈建科IPO却仍要募集约2.8亿元,其中还有3500万元是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如此情况下,公司手上的巨额货币资金又该如何使用是令人好奇的。据招股说明书所称,其2017年至2019年的货币资金基本为银行存款,但查看其利息收入却是非常的少,2017年至2019年分别仅有44.24万元、114.91万元和107.51万元,与同期银行存款相比,其利率仅为0.4%、0.9%和0.6%,显然这一收益远远低于购买普通银行理财产品所带来的收益,如此的资金安排是否合理?是否是一种资金的浪费是值得反思的。而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公司还要募集2.8亿元,特别是用其中3500万元补充营运资金的做法是否合理,就让人要打个大大问号了。

采购数据存在疑点

除了上述问题,《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查看盈建科招股说明书披露的相关采购数据时,发现其数据间的勾稽关系是存在一些不合理现象的。

盈建科的招股说明书仅披露了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其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并未披露占所有采购金额的比例,且其每年的采购金额都非常小,2019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仅为40.35万元。

与此同时,在其2019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也非常少,仅为39.52万元,而2019年的预付款项为451.21万元,比2018年新增了285.87万元,若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285.87万元影响,则2019年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就变成了-246.35万元,现金支出为何变为负数,如此的情况是令人不解的。

而且,若查看盈建科2019年的应付款项情况,其应付账款共515.74万元,较上一年新增了113.47万元,这意味着,当年的采购总额有一部分是靠现金支付来完成的,另外一部分则先计入了应付账款中。然而,若将应付账款的新增金额113.47万元与现金支出-246.35万元相勾稽,则结果为-132.88万元,难道其当年采购总额为-132.88万元?显然这一逻辑是有问题的,毕竟公司当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就已经有40.35万元了。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